• <menuitem id="pxclx"></menuitem>
    <ins id="pxclx"></ins>
      <menuitem id="pxclx"><video id="pxclx"></video></menuitem>

       

       
       農藥·健康·生態環境 > 農藥與我們的環境 > 水中的農藥
        

      飲用水農藥污染

        飲用水中的農藥水平是居民飲用水質量控制對像。飲用水中國際公認的單個農藥最大可容許濃度(MAC)為0.1微克/升,即百億分之一;總農藥最大可容許濃度(MAC)為0.5微克/升,即五百億分之一。國外農藥污染比我國輕,但是也有許多水源是不合格的。例如英國就有298個水源,遍布全國,水體農藥濃度超過了單一農藥的MAC標準;有76個水源違背了總農藥的MAC標準。

        在農藥污染嚴重的地區,每次皆可檢測到16種主要農藥的活性組分,它們的單個濃度在MAC之上。經常檢出的是阿特拉津和西瑪津,它們的濃度都在MAC之上。許多農民稱它們為雜草殺手。阿特拉津污染地區表明這位總的雜草有效殺手的確對人體健康有潛在的和長期的危害。

        科學家認為:飲用水中所含各種農藥濃度甚低,許多監測站不能經常測出該值,更不用說經常測定農藥制劑中的其它有毒組分在飲用水中的濃度,以及經常測定農藥在飲用水中的降解產物濃度了。有些監測站設備,儀器,操作人員水平不高,沒有能力評價飲用水中農藥濃度是在MAC之內,還是之外。有些監測站有較先進的儀器設備,高水平的分析操作人員,但飲用水中農藥濃度分析所需費用為高,擔負不起,縱有此心,也只能“望錢興嘆”。

        飲用水體量隨季節而變,有豐期,有枯期,農藥濃度也有變化,取樣的代表性對評價結果也有影響。除了數據不足之外,隨之而來的將是難以進行可能的健康風險評價,也難以進行可靠的安全測試,情況越來越糟糕,對老牌的農藥,如六六六和滴滴涕,所進行的評價就愈發使人不能相信。許多科學家都注意到了現存的數據太不充分。當研究農藥的動物毒性和生態毒性時,測定的并不是純組分,所用的材料含有制造過程中進入的不純雜質,難以代表活性組分的毒性。例如,六六六是許多立體異構體的混合物,其中林丹毒性最大,但含量不高,林丹的毒性不能代表六六六的毒性。作安全評價,應該做使用歷史久的和應用最廣泛的活性組分,如林丹,方能說明問題。

        此外,在安全評價時,所謂人體暴露,應注意人體作為整體暴露的各個攝入毒性物質的各個途徑,口吃食物,呼吸空氣,飲用水也能攝入少量農藥。對一些早期做的評價實驗,應該用現代觀點進行再評價。例如,有的農藥,應用相當廣泛,當時只看到它有急性毒性,但不十分高,可以容許在環境中保持一定濃度;但后來發現:就在低濃度時它還會對人體產生激素效應,因此此農藥必須取締,或容許在環境中保持更低的濃度。

       

      [上一頁]

       

       
      久久精品国产字幕高潮,很污的床震娇喘小说,亚洲熟妇AV一区二区三区,精品H动漫无遮挡在线看中文

    1. <menuitem id="pxclx"></menuitem>
      <ins id="pxclx"></ins>
        <menuitem id="pxclx"><video id="pxclx"></video></menuitem>